全世界最“值錢”的犯人們,在這里排隊等死?

發布于:17-07-17 03:51

   Lawrence Bittaker,因虐殺5名年輕女子,1981年被判處死刑;

     Vincent Brother ,槍殺五名家人,包括三名兒童,2007年被判死刑;

     Randy Kraft,犯有16起謀殺案,涉嫌51人,1989年被判死刑;

    ..........

     一長串的死刑名單,725名窮兇極惡的罪犯正在圣·昆廷監獄日日夜夜的等待著,他們不知道哪一天會是生命的最后一天,死刑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威懾,也許就在明天,也許永遠等不到。

     圣·昆廷是加州最古老的監獄,也是加州唯一一個對男性死囚執行死刑的監獄,它占地275英畝,高聳于海灣之上,由于占地面積和先進的設施,估價大約在八百萬到一千萬美金之間,被譽為是“世界上最貴的監獄”。

     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是,由于這里關押的重刑犯和死刑犯人數眾多,他們的懸賞金額加起來,也讓這個“世界最貴監獄”名副其實。

 

 

     1893年起,共有215名囚犯在這里被絞死。1938年,監獄的死刑方式迎來第一次改變,由絞刑變為使用致命氣體。在1938到1996年間,有196個死刑犯在毒氣室里被處死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 一直到1996年,圣昆廷的死刑方式迎來了第二次改變,由致命氣體改為靜脈注射。

    作為設施最豪華的監獄,圣昆廷斥資85萬美元修建了一間注射死刑室,包括最先進的注射椅和各式設備,家屬甚至能透過一面玻璃來觀看犯人死前的全過程。

    1996到2006年間,共有11個死刑犯在舊死刑室里被處死。而在這個豪華新刑室建好后,一次都沒有使用過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 因為到2006年,加州法官宣布終止使用3種藥物混合后靜脈注射的方式來執行死刑,這可能導致死刑犯在極其痛苦中死去,而這種死刑方式是違憲的。

    由于不知道采取哪種方式讓囚犯們“去死”,這些早已被判處死刑的人們開始了等待死亡的日子。
    Albert Jones今年53歲了,29歲那年,他和另一個15歲的男孩闖入南加州河濱縣一對老夫婦的家里,把他們家中洗劫一空,然后把兩位老人綁起來并刺死了他們,Albert Jones因此被判處死刑。

 

 

     而直到現在,Albert Jones還沒有死成,垂垂老矣的他已經在監獄里成為了一名作家,寫書記錄了自己的幫派生活,圣昆廷監獄的生活,還有基督教兒童讀物和自傳。在無望等死的日子里,他還在攻讀神學學位和商業課程。

     “最重要的事情是,保持忙碌,我知道他們想殺了我,每天早上醒來都可能發現死刑就在今天,為了改變我的心態,我不得不保持忙碌。”

 

 

     Douglas Clark透過窄小的玻璃縫試圖跟過往的人交流,傾訴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 他是80年代臭名昭著的“日落大道殺手”,和一名叫做Carol Bundy的女性搭檔,專門獵殺離家出走的少女或者妓女。Bundy負責與那些街頭游蕩的少女搭訕,假裝好意帶他們回家, Clark則在這些少女踏入家門的那一刻就擊暈她們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 他們肆無忌憚的拍攝強奸這些少女時的視頻,在享樂過后,將她們殘忍的殺害并且分尸,把砍下的頭顱藏在冰箱里以滿足自己變態的“收藏癖”。三年間,他們至少殺害了6名少女,一名男性,和強奸一名只有11歲的兒童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 1983年,Douglas Clark被判處死刑,但34年過去了,他還活著。

    如今的他像個老瘋子,從壯漢等成了老人,未知的恐懼日復一日的在心頭徘徊,他在牢房內揮舞著手臂,眼睛里閃爍的是瘋狂,提心吊膽的生活使他飽受折磨,這可能也是對他最好的懲罰。

 

 

     Wayne Adam Ford,56歲,在1997到1998一年時間里就謀殺了四名女性,他把與妻子離婚所遭受到的痛苦發泄到無辜的單身女性身上,警方發現他在強奸這些受害者之后,還用殘忍的方式在她們身上留下了印記,尸體上遍布刀傷和鋸痕。

    他喜歡開著車把殘肢四處丟棄,被抓獲時,他的口袋里還裝有一個女人胸部。2006年他被判處死刑,11年過去,Ford還沒有死。

 

 

    Ford說,他很少離開牢房,甚至也不會去洗澡和運動,清潔就靠馬桶旁邊的一個小水槽。他光著身子坐在牢房的床上,只在膝蓋上搭了一條臟兮兮的被單。

    “五年前我就瘋了,我失去了交流的能力....我沒辦法再跟別人打交道。”

   圣昆廷的心理健康服務中心幫助了他,他們給了Ford一小罐紙折的玫瑰,Ford把它放在墻面裸露出的鋼筋上,并且把它稱為:“小希望”

 

 


     在漫長的等待過程中,犯人只得自己尋找著救贖與寄托,有人在這個過程中信奉了基督教,“無論未來的命運如何,我都會接受,我相信這是上帝的旨意。”

 

 

     監獄里燈光昏暗,冰冷的鋼筋圍欄似乎過濾了所有的暖意,地上堆滿了箱子,沒有地方能走路,一根繩子,一把吉他,就這樣散落各處,空氣里彌漫的,是絕望的氣息。

   對他們來說,等待也許比死亡更糟糕,“如果我有勇氣,我很久之前就會結束自己的生命,我希望很多人明白,等死并不是一種生活方式。”

 

 

     每到活動的日子,有二十幾把輪椅停在運動場外,這些犯人都已經老的不能再走路,卻還是沒有迎來自己的死亡。

    1978年以來,900多名囚犯被判處死刑,只有13個人被執行了死刑,除此之外,69個人自然死亡,24個人由于忍受不了這種無望的等待而自殺。

     據估計,即使2006年注射死刑沒有被叫停,犯人也需要等待17.9年才能被執行死刑,新修建的死刑室明亮嶄新,聞上去還有油漆味。 

     監獄已經采取一些手段來改善犯人們的生活,包括為在押的犯人們開設一個精神病房,這是也是全美國第一個設置精神病房的監獄。

    但事情并沒有變得更好,犯人們坐在籠子等待心理咨詢,讓醫生們換一種委婉的方式告訴他們,“這就是你要死的地方。”

 

 

    在絕望中等待的犯人們已經無處可逃,他們仿佛是卡在地獄的入口處,只能無力的凝視深淵,卻無法進入,更難以后退。

    已經知道自己必然會死,卻無力改變,甚至難以預知死亡會在那一天降臨,這725名囚犯還將繼續等待下去,他們的懲罰,還沒有結束。

 

  查看全部 0個回復
我要回復
查看更多  
0人關注該帖子
專欄 查看全部>

巴西海運特價.jpg 



西洋棋下载 甘肃11选5前三直走势 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 科乐填大坑最新版下载 内蒙11选五走势图 网页游戏平台赚钱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记录 36选7彩票规则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浙江快乐彩官方